[林秦]我们的恋爱物语有问题!

一发甜文。

特别感谢大家对我之前文章的回复,特别温暖!每一条我都看了好几遍,但是嘴笨不太会说话,总是不知道如何回复才好,只能先在这里和大家多说几遍感谢,并且保证,大家之前和今后的每一条评论和意见,我都会认真回复。爱你们!!(*′▽`)

[改了一下名字,原名:恋恋不忘]感觉现在这个标题更符合画风啊哈哈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秦明知道自己不一样。

在最躁动的年纪里,当同龄男生想着去尝女孩子果味的唇膏的时候,吸引他的却是身着九号球衣的林涛在太阳下发光的汗湿手臂。

这些年,他把感情隐藏的很好,能一辈子坐在朋友位置,似乎已经足够圆满。

 

直到他年初负伤。

伤不严重,却让他那颗铁打的心终于开了窍。让他意识到人生短暂,再不表白,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了。

 

年初八,秦明邀林涛出来吃饭,他负责买单,地点林涛来定。出门前抹了发油又喷了香水。

到了餐厅,心如死灰。

林涛定了一家重庆火锅店,坐在火锅蒸气里冲他招手,笑得稀烂。

 

“老秦怎么突然请我吃饭啊。”林涛一盘一盘往锅里下肉片,又招手让老板上两瓶大二。

秦明还在擦碗碟,抬头看吃得满头大汗一嘴红油的林涛,嘴角抽动两下。这让他怎么说?

林涛看他不动筷,忙给他夹菜:“还好你没叫上大宝,像你这么慢,她来了你连汤都喝不上。”

态度实在温柔。

秦明忍不住道:“我找你本就不是为了吃饭。我是……”

手机铃声响起。林涛咬着筷子,四处摸兜。

“喂?”林涛对着电话笑得温柔,“宝宝啊,怎么啦?”

宝宝二字让秦明乱了阵脚。

这个电话来的及时,避免了一场尴尬。

让他难过又庆幸。

“老秦?”林涛挂了电话,伸手去碰秦明脸颊,不懂他今天为何总是一副神游太虚的样子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“没事。”凑近时秦明猛地后退,在林涛更加疑惑的注视下,起身掉头就走,脚步仓皇,“我吃饱了,我去埋单。”

收银员找零时秦明回头看林涛一眼,那厮半点没受他影响,一连涮了好几块猪脑。

 

 

不过他哪里知道,林涛一颗蠢蠢欲动的少男心,早就因为他隔三差五的撩汉行径百炼成钢了。

一个能够半夜到独居女性家中咨询处女问题的男人,你还能对他有啥指望?

虽然林涛当时听了大宝吐槽,心还是狠狠酸了一下。

 

心疼暗恋他十年未果的自己。

 

 

林涛和秦明中学起就是朋友。说是朋友,但只有林涛知道,打一开始他的目的就不单纯。

林涛清楚的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秦明的场景。

校园中的异类,总是校霸们欺压的首选对象,而在承受了校霸热暴力的同时,他们还会受到同学的冷暴力。少年人对待异己最是残忍,在他受伤时不补刀已经是天大的仁慈。因此异类们总像一头头待宰的羔羊,惶惶不可终日。

而独行者如秦明,又是另一番风景。比起被排挤的食草动物,秦明更像一头独狼。


高一时校霸堵过他一回。

那天林涛因为上课睡觉被老师罚值日。出了校门天都黑了,他跨上自行车,穿小道回家。

拐过第一个弯,听见一声玻璃脆响,像是啤酒瓶碎在人头骨上的声音。

自扫门前雪的道理林涛从小不懂,他寻着声音,几下快蹬到事发处。

但见校围墙下,一个男孩手持半截染血的酒瓶,瞪着眼睛,直喘粗气。校霸头儿蜷在地上,唠唠叨叨像他孙子。小弟早就跑没影了,只剩他在虚张声势。

秦明扔掉酒瓶,靠近瑟缩在墙角的校霸,静如死海的眼珠盯着他,夺过被抢的书包,转身走了。

拐角处的林涛心如擂鼓,比起女孩蜜糖味的嘴唇,孤狼似的秦明更让他血脉喷张。

 

再见秦明,是第二天中午的食堂。

林涛只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后脑勺。说来也怪,明明只见过一面,还是在昏暗的路灯底下,他居然记得这样清楚。

秦明吃饭时背脊挺直,姿态正得像军人。

“这里没人吧?”林涛端着餐盘坐下。

秦明看他一眼,没说话。

林涛坐他对面也不知道如何开口,秦明这样的人,别说相处了,他以前见都没见过。

两人一时无语。

林涛吃到一半,对面秦明已经收拾了碗筷,抱着胳膊研究他。

“干,干嘛?”林涛自知心里有鬼,被他看得发毛。

“你是来替张潮报仇的对吧。”张潮就是昨天围堵他的校霸,“说吧,你想怎么样?”

“怎么这么想?”林涛有点懵,他知道秦明难相处,却没想到他一开口会说这种话。

“很明显,你和靠空调那桌是一块来的,”秦明声音低沉,说话逻辑清晰,“这么热的天气,空调位不去坐,反而坐到最热的门边?你还和我说是蹭座?从你坐下以来,就一直在观察我,大概是在想如何动手吧。而这两天和我有过瓜葛的只有涨潮,你不为他又是为什么?”

当然是为了泡你啊!

林涛在心里咆哮。

不过这话他说不出口,只好说:“……今天食堂狮子头不错,你尝一个?”

秦明的脸明显扭曲了一下:“我不吃这个。”


虽然过程相当曲折,两人还是成了朋友。

……成了朋友哪够?

林涛表示不缺朋友,只缺一个男朋友。

无奈秦明像所有Geek一样,似乎是个性冷淡。

林涛曾经两次想要表白。

一次是高考后的暑假,林涛领着一波同学去KTV唱歌,从不参与集体活动的秦明被迫出席,抱着胳膊陷在软座里。

林涛点了一首《听不到》。

包厢里回荡着他近乎嘶吼的歌声:“世界若是那么小,为何我的真心你听不到!”

秦明啪啪鼓掌,说军训拉歌都没他嗓门洪亮。

 

第二次是大一下半学期。

林涛收到秦明信息,说自己下午要去警校会议大厅做学术研究报告。

林涛翘了一下午的课去捧场。

看到秦明笑嘻嘻地和他邀功:“翘了课来看你啊,你说我对你好不好。”

秦明看看他伸进抽奖箱的手。来旁听会议的同学,每人有一次机会抽取大奖:价值两百块的海底捞代金券。

“你是为了海底捞代金券吧。”

抽奖箱里的手一抖,抽出一张谢谢惠顾。

 

这哪里是恋爱史,这是满满的血泪史啊。

林涛郁闷。

 

有一年高中同学会,同班的蓝姐突然告诉他,高中时代曾暗恋过他。

“但是,”蓝姐眨眨眼睛,“一看你对秦明那样儿,我就知道没机会了。”

林涛惊讶,他还以为自己是暗恋呢,原来早被看出来了?

“暗什么恋,”蓝姐快笑死了,“当年谁看不出啊。”

这话说的林涛更加郁闷,怎么谁都看的出来,秦明就看不出呢?

 

被人明恋十年而毫无知觉,也是独此一位了。

林涛叹气,又夹了两筷子猪脑,吃的相当愤恨。

 

晚饭后林涛提议散步消食。秦明难得没有意见。

路上宝宝发来信息,林涛边走边回,走了几步才发觉秦明没跟上来,看上去兴致不高。

“老秦?”

“嗯?”秦明扯扯嘴角,表情不算好看。

“你今天怎么啦?”林涛皱眉,“是哪里不舒服?”

又来了,秦明在心里暗暗叫苦,怪他太贪恋林涛给的温暖,早年若肯抽身,不去占这好友位置,也许不会落得如今下场。这暗恋的苦楚,合该他受一辈子。

秦明心里翻腾,面上倒还冷静:“没什么,肉片不太新鲜,肚子疼。”

林涛紧张,微信也不发了,伸手就去扶他。

秦明连忙摆手:“不用,你家里那位催得紧,快回家去吧。”说罢指指林涛亮着信息指示灯的手机。

林涛却是一愣:“什么家里?”

秦明见他还有心装傻,气闷道:“好歹同事一场,有必要藏着么?”

林涛听他叫自己同事,一股无名火借着酒劲蹿上来:“秦明你什么意思?”

“那你倒说说看,一口一个宝宝,不是女友是什么?”

这话刚冲出口他就后悔了,说的真像捉奸的正房,秦明简直怀疑自己之前在火锅店里干的不是烧酒而是整一瓶白醋。

对面林涛直接死机了,重启了好一会儿才半惊半喜的笑起来,笑得直呛:“你啊你,老秦,你以为宝宝是我女朋友?”

秦明有点懵:“……不是女朋友?”

“不是女朋友。”林涛重复一遍。他眼睛里好像落了星星,嘴角还挂着笑意,“宝宝就是个宝宝,是我堂哥的女儿,今年五岁。”

秦明还懵着,林涛又补一句,这一句说的很轻,带着试探:“我以后不会有孩子,所以把我哥的孩子当亲生女儿宠。”

秦明不傻,他当然听得懂这句话的意思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林涛立刻接上。

“喔。”秦明低头研究鞋面上的一小块泥渍,虽然已有预感,林涛的表白还是让他的心猛的蜷缩了一下,然后突突突突跳的厉害。

秦明盯着地面,林涛盯着秦明的发旋。

良久之后,秦明终于说话:“可我喜欢你十几年了。”这话说的没头没尾,似乎还有些怨气。

那个“可”字让林涛紧张得要死,生怕他下句又来一个转折。

“可我喜欢你十几年了,你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林涛气极,想说我也一直喜欢,不,我是爱你啊,我爱了你十几年了。

秦明难得开窍一次,本应该趁胜追击,可他实在有点激动过头,舌头捋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正经话,只好闭嘴,盯着秦明的侧脸。昏黄的路灯照在秦明脸上,下垂的眼角显得特别温柔。

林涛脸上烧的厉害,一颗心鼓鼓囊囊,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。

“你脸好红。”秦明抬头看他。

“刚,刚才喝多了。我干了半瓶大二你又不是没看到。”

“两小时前喝的,现在才上头?”秦明憋笑。

“我反应比较慢。”林涛被秦明笑得有些害羞,挠挠耳朵又挠挠脸颊。

路灯底下,秦明的表情那样生动,连眼角的笑纹都很撩人。

让林涛很想亲亲他。

可是面对秦明,他又变成那个情窦初开的青涩少年。他呼出两口热气,试图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。强烈的感情挤压着他的肺,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秦明显然看出了他的紧张。裹着皮革的手指擦过林涛嘴唇,唇上的触感让他心上一阵酥麻,战栗之中,柔软湿润的双唇覆盖上来,他顺势搂住秦明的后腰,含住那两片布丁似的嘴唇。

接吻时林涛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,一吻过后就只剩下一个:

今晚一定拐他回家,如若不肯扛上就跑。

 

FIN


评论 ( 49 )
热度 ( 1297 )

© 陆地 | Powered by LOFTER